标签: 怎么才能写好一篇作文

写一篇文章赚好几万这位体育自媒体人有何神奇之处

“作为理工科‘80后’,我喜欢篮球,喜欢电影、游戏、漫画。”接受电话采访时,静易墨这样介绍着自己。

在篮球迷中,很多人更喜欢亲切地称其为“静静”。五年前,静易墨正式在篮球自媒体领域施展拳脚,如今他已然成为该领域新阅读模式——付费阅读的代表人物。

在成为全职自媒体人后,付费阅读成为了静易墨收入的重要组成部分。但谈起该模式在体育圈的生存和发展,他却直言:不太看好。

2000年,世纪之交,彼时美国职业篮球联赛(NBA)还是艾佛森、奥尼尔等人的天下。也是在那时,静易墨接触了篮球。

作为资深球迷,静易墨喜欢用文字描绘故事。尽管在篮球领域小有名气,但经历过工作转型的他,很懂得“居安思危”的道理。打开其公众号主页,同样有视频和武侠文章模块,多领域布局,他希望让自己的未来更加广阔。

理工科出身的静易墨,重视“逻辑”“数据”。当这种写作风格与篮球相遇,便能够解释其为何喜欢用数据分析来解读比赛。

“最初也没想到付费模式。”在静易墨看来,与付费阅读的结缘并非有意而为之。

2019年,兴起的短视频压制文字自媒体有些“喘不上气”。也是在那一年,上了10年班的静易墨辞掉了工作,成为全职自媒体人。面对生活的压力,有些难以为继的他开始寻找变现方式。

“不如就试一试。”在微信公众号推出付费阅读功能后,静易墨有了这样的想法。

2020年3月27日,静易墨推出了第1篇付费文章。围绕着巨星建队,他洋洋洒洒地写了很多。读者试读45%的内容后,支付3元可浏览全部文章,有5706位读者完成付费。

文章伊始,静易墨介绍着付费文章,“频率大约是每月1-2次,价格是一根雪糕。”在评论区,一则“雪糕可没有静静文章好吃”的评论代表了不少读者的心声。

当付费价格从3元涨到5元,读者们的热情并未消减。从数据中看出,阅读数出色的文章付费人数在1万人左右。

知乎平台上,静易墨有着近42万粉丝,在各平台的文章评论区中存在一个有意思的现象:读者会催促静易墨更新付费文章,并主动让其涨价。

“我是‘80后’,与该年龄段的人有相近爱好和价值观。我喜欢把思考的内容用文字表达,引起大家共鸣,进而建立起读者圈。”静易墨讲述着他与读者的故事,并笑着表示,粉丝中大部分人年龄都比他小。

创作时间之外,静易墨会翻开哲学、心理学方面的书籍给自己“充电”,看电影、试玩游戏也是常态。“如果你不知道读者在想什么,写出来的文章很难打动他们。”每天几乎一半时间,静易墨会花在学习这件事情上,强度和读大学时差不多。

“我觉得挺难的,非常非常难。”已经小有成绩的静易墨,谈到付费模式的生存时仍显得些许无奈。

回想来时艰辛的路,他直言开启该模式的前提,作者需要拥有流量。“自媒体作者能从平台获取流量,但付费模式却天然屏蔽了这一点。”在静易墨看来,付费模式和自媒体的形式存在冲突。

“比如我有十几万粉丝,每期付费可能只有一万人,大部分人是看不到你精心创作的内容,这会让人有挫败感。”对于有着明显极限的付费模式,静易墨更倾向于把它看作阶段性妥协的办法。

“对于自媒体人而言,最大的投入不是输出,而是输入。”这句话,静易墨一直相信。

一年会写约250篇文章的静易墨,需要输出几十万字甚至近百万字。在不少读者眼中,这是他们的“精神食粮”。

交谈间,他将产出付费文章的过程娓娓道来。“从选题、定题、搜集材料,到动笔、前后打磨,大概要半个月时间。”

即使这样,他仍要继续走下去。结束了电话采访后,静易墨或许又会开始忙碌。文章发布后,15分钟浏览量破万,对于自媒体人而言,这并不容易。

高考首日丨马同学的经历可以写一篇“高考作文”

临近中午,接到儿子发来的信息,在塘厦陪考的马先生夫妇,悬着的心终于放下了。“儿子说上午考试发挥的很好,肚子也不痛了,希望他能在接下来的考试里继续超水平发挥,用成绩回报这么多关心帮助他的人。”马先生一边平复着心情,一边说着自己和儿子在今天高考前那惊险而暖心的一个小时。

“高一、高二时,儿子成绩其实很一般的,我们夫妻也为他的成绩操碎了心,但在高二下学期开始,儿子就像突然顿悟了一般,全身心地扑在了学习备考上,不仅主动提出要针对短板进行攻坚、补习,还告诉我们,他要向一本线发起冲击。”马先生说。

儿子的顿悟,马先生看在眼里,喜在心里。夫妻两决定无条件支持儿子备考,请名师、做后勤一年多时间里,一家人忙得不亦乐乎。在这种环境下,小马的模拟成绩也慢慢地从三本线爬过了二本线,临考前,模拟成绩已经徘徊在一本线与二本线之间浮动。

“我们相信,只要他发挥稳定点,是很有机会冲一本线的,但是,谁能想到在考前三小时,突然出现了这种意外情况。”马先生说。

6月7日早上6点,小马醒来后便觉得腹痛难忍,他赶紧跑到卫生间,觉得去完之后腹痛便会有所缓解。

“去完之后更痛了,我们立即开车将他送到医院,路上恰巧又遇到了堵车,到达医院已是早上7点多。这一下可把我们急坏了。”马先生说。

到达医院后,马先生妻子告知医护人员,儿子是高考考生后。医院立即开启了绿色通道,为小马进行快速诊治。

“诊治时,听到儿子对我说‘爸爸我不甘心’时,心里就像被刀子剐了一样难受。那时,我甚至做好了最坏的打算。”不过,万幸的是,检查结果仅是肾结石引起的腹痛,马先生稍微松了一口气后看了看手表,顿时心情又紧张了起来。

“完成检查,开始接受治疗时间已是7点40多了,距离开考不到1个半小时,万一路上堵车怎么办?”想到着里,马先生无奈之下拨通了报警电线分,接到指令后,塘厦公安分局高考安保指挥部即刻用对讲机通知高考护航人员,调遣路面巡防警力火速赶往位于蛟乙塘社区的广东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急症室,另一方面,安排沿路执勤人员做好交通保障工作,指令沿线警力及时疏堵保畅,开辟“绿色通道”。在此期间,安保警力一直与考生家长保持电话联系,掌握最新情况,对家长进行安抚。

“8点前,他们就赶来了,警车、铁骑不熄火停在就诊楼下,派出所的黄所长第一时间就与医护人员了解情况,有条不紊地作出了部署。一看就是训练有素。”看到这样的场景,马先生心里逐渐踏实了。

“记得去年看到过一个德国救护车护送病患的视频,沿途的车辆听到警笛声后,有序让出了一条道路,那个体现城市素质的画面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只是没想到,这么快,我在塘厦就亲历了同样的风景!”马先生激动地说着。

“了解清楚情况后,我们做了两种预案,一是如果时间太紧,就用铁骑护送,但这个预案被医护人员否定了,理由是带着点滴不适宜坐铁骑,所以我们采取了比较稳妥的方式,所幸一路的司机朋友都很配合,主动让出了一条通道,从医院到考点,正常情况下这个时候要20分钟的路程,仅用了不到10分钟,就赶到了。”塘厦公安分局田心派出所所长黄富财说。

“希望儿子能在接下来的考试里继续超水平发挥,用成绩回报这么多关心帮助他的人。”回望早上惊险而暖心的3个小时,电话的那端,马先生满是期待地说着自己的愿景。

新春走基层|一篇没有写完的文章

春节临近,4岁的团团,将第一次面对没有团聚的除夕。他的父亲涂谢岭走了,35岁的生命,定格在乡村振兴的路上。在村里,他甚至没留下一张像样的个人工作照。乡亲们说,小涂是“免拍书记”,不让拍照留痕,但他干的实事都烙在大伙心里了。

涂谢岭是谁?去年5月,记者在黑龙江省一位驻村的朋友圈第一次读到这个名字。悲痛、不舍、惋惜……人们纷纷写下文章悼念他。他做了哪些大事让人如此怀念?记者想去他所在的前进村蹲点。然而,受多轮新冠肺炎疫情等影响,未能成行。

时隔8个多月,记者终于来到中俄边境小城绥芬河市,续写这篇迟来的文章。前进村,无鸡鸣犬吠,无热炕炊烟,并不是想象中的村庄模样。村委会三层小楼,被市区群楼环绕,门前旗杆上国旗飘扬。二楼驻村书记室内,空无一人。

“他嫌这房间大,从不在这儿办公,都是跟我们挤在一个屋里忙活。”村委会委员宋雪红说,2020年9月25日,黑龙江省医疗保障局待遇保障处副处长涂谢岭来村里任驻村,原以为省里下来个“镀金书记”,没想到他一来就把根扎进了村里。

“职责是啥?你这个省城大机关干部能给我们干点啥?”见面会上,村民们并不“买”涂谢岭的账。寡言少语的小涂略有木讷地回答:“驻村书记是来给大伙儿服务的……”一语引发村民哄然大笑,这笑声中充满不信和不屑。

前进村是城中村,几十年来村集体开办过筷子厂、玩具厂、冰棍厂和木材厂,兜里“不差钱儿”,但累积的历史矛盾也很复杂。

涂谢岭没争辩,他知道时间是最好的证明。这个河南农村小伙儿,硕士毕业后到黑龙江省佳木斯市工作,后遴选到省里,每一个脚印都踏踏实实。驻村第二天,他不用村干部陪,开始一家一户走访。

“驻村干部见过不少,就他几乎天天‘长’在村里。”人们渐渐发现,这个小涂书记没有“官架子”,干事只干“里子”不干“面子”:他从不让人拍工作照;村委会清雪时,他拎着扫帚冲在第一个;谁求他办事,力所能及从不拒绝;过节时,他自费走访老党员……

一位患癌村民钱福荣,在涂谢岭去世后,收到了他生前就备好作为慰问品的挂面和米。58岁的她眼眶湿润,至今记得小涂陪她挂号、治病的往事。

村民多患老年病,如何让他们在政策范围内得到更好保障,组织省城专家来义诊,一直是小涂的“心病”。2021年5月16日,返回省城联系专家义诊、企业送药的涂谢岭,突发心脏病去世。

“这孩子线岁的村民栾合斌说,村办木材厂因历史原因土地手续有遗留问题,影响扩大规模再生产,涂谢岭生前一直跑国土、建设部门,还去工业园区其它精加工企业“取经”,一心一意想把村集体经济搞好。

相邻的绥东村党支部书记曲向亮,在收拾小涂驻村遗物时看到了144篇工作日记。“涂哥不驻我们村,但他人实在、办事实在,我们敬他、想他、学他!”他说。

“村里能给小涂做点啥,你尽管开口!”前进村党支部书记董忠民曾问涂谢岭的爱人。“还他一个心愿吧,把村里义诊送药的事儿做完。”一句回答足见积善家风。

宋雪红和曲向亮想写一写涂谢岭,却都被涂谢岭的爱人拦了下来:“你们可以写文章,但现在不要发,等十年后,团团长大了,我只拿给他看,让他了解爸爸是个什么样的人、干了哪些事……”

涂谢岭最大的特点是什么?乡亲们说,他没啥特点,就是“接地气”,很平凡。他干成了哪些大事?乡亲们说,半年多的时间太短,他没干成啥大事,但那些数不清的身边小事,却总也忘不了。

涂谢岭的微信名是“会飞的兔子”,签名下写着“只有一种成功,能以你自己的生活方式度过你的一生”。他的头像背景,是一片红色的征途中,一个执着的身影勇毅向前,留下一串抹不掉的足迹……

从绥芬河返回省城的路上,记者反复琢磨这篇走基层的文章,却不知该从何处下笔。恰逢边境小城又现疫情,被匆忙隔离于家中,突然接到一个驻村书记的信息:“听说你去绥芬河看小涂了?被隔离也值了,真该为他写点什么!”

我们没有见过小涂,但却从乡亲们的白描中,读懂了他。时代造就英雄,伟大来自平凡,许多像小涂一样的驻村干部,没有惊天动地的壮举,没有气壮山河的豪言,却以平凡生命书写了人的本色。在乡村振兴的路上,涂谢岭的文章没有写完,记者的这篇文章也没有写完,因为那些精彩的片段,会因奋斗而继续担当,会因实干而继续发光。(记者邹大鹏、董宝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