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家务的男人》:一篇优秀的跑题作文

与节目相关的话题,如#沙发二子#、#袁弘的前妻是胡歌#、#周一围处理冷战的方式#、#魏大勋家的沙发#,频频登上热搜为节目增加热度。

截至8月13日,《做家务的男人》猫眼热度综艺排名达到全网第一,豆瓣评分7.4。

并不否认《做家务的男人》是一档很有现实意义的综艺,并且是一档有趣的综艺。

相较于近日扎堆上线的恋爱观察类综艺,《做家务的男人》打开了观察类综艺的新视角,并且折射了一定的现实问题:男性与家务。

这档综艺将现实问题搬上台前,旨在折射赤裸裸的现实,给予广大男性启迪,并对夫妻关系提供新的相处思路。

然而,从前两期来看,对待家务元素更像“点到即止”,这几个家庭的真实并不能呈现出大多中国家庭正在面临的问题。

从综艺中推测,魏妈妈已经退休,退休生活时间充裕,而多年的魏太太也让魏妈妈习惯包揽家务;袁弘、张馨艺职业特殊,相较于朝九晚五的传统职工,演员的工作作息完全不同,他们比普通“社畜”拥有更多的经济底气和时间自由;而汪苏泷、尤长靖这对室友,则是在综艺中基本推掉了其它工作,专心“生活”。

一面是全职太太为家庭的单方面妥协与牺牲,另一面是双职工家庭在家务琐事间的“博弈”。

真正的家务,远不止买菜+做饭+打扫卫生这些元素,其实琐碎到季节更替下衣服的更新换代、购买的垃圾袋和餐具的摆放。

因家务衍生的矛盾,包含了大到生活习惯差异,小到用竹制筷子还是铁制筷子;也包含你累我更累的矛盾,分工不均导致的抑郁……等等。

尽管节目本意是探讨男性做家务,播出的内容却更像《我家那小子》+《我家小两口》+《Hi室友》的综合版本。节目越是想为节目融入更多血肉情怀,越是显得对家务探讨的“心不在焉”。

目前为止,节目更多的还是展现亲子关系、夫妻关系、室友关系,关于“做家务的男人”这一话题,更像是“隔靴搔痒”。

也就是说,刨除“家务”二字,节目的剪辑似乎不受影响,甚至这个节目叫《相亲相爱一家人》也不违和。

这个节目确实成为观察类综艺的一个新的视角,但是真正为夫妻的相处、家务的配置、习惯的养成提供了方法论吗?

第二期,魏爸爸和魏大勋的确主动做起了家务,但显得十分生疏,这种主动性的转变也缺乏一个合理的理由;袁弘在节目里尽管主动承担起不少家务,但还是能看得出对一些家务的生疏。

正片以外,《做家务的男人》推出了一系列衍生综艺,分时段放出,为节目造势。包括《不做家务做什么》《男人的家务日记》。

尽管这篇“作文”有些跑题,但仍然获得了高分,其逻辑正是折射现实维度、充满温情与笑点。

节目组邀请了三个典型的家庭,分别是代表传统家庭的魏大勋家、新型夫妻关系的袁弘、张馨艺家,以及代表合租室友关系的汪苏泷、尤长靖家。

一进家门,魏大勋和魏爸爸仿佛“长在了沙发上”,组成“沙发二子”正式出道;而魏妈妈则开启了“永动机模式”,整理衣服、洗衣服、做饭、洗碗、买菜……

轮到魏爸爸做饭时,魏妈妈也当不了“甩手掌柜”,帮助魏爸爸打下手;魏大勋做饭时,魏妈妈不时前往厨房关心进度。

从千年前的孔圣人的教诲“君子远庖厨”,到至今仍在沿用的潜规则“男主外、女主内”。女性能扛起半边天的口号喊得再响,也无法让女性摆脱与家务的紧密关系。

袁弘家的一天,从早上六点袁弘做早饭开始。早饭完成,张馨艺起床,袁弘紧接着开始哄睡醒的孩子。等张馨艺吃完早饭,抱走孩子,袁弘再继续吃早饭、收拾碗筷。

而后,好丈夫模版袁弘,继续为妻子按摩、担当搬运工扛回妻子买的快递、洗刷孩子的护栏。

相较于凸显丈夫的繁忙,汪苏泷、尤长靖这两位新晋同居室友则是实行家务AA制,在入住第一天立下规矩:做饭不洗碗、洗碗不做饭。

这也真实折射了中国数量庞大的单身青年的同居生活常态,如何与完全陌生的室友迅速破冰、共同生活,如何共理家事、分担家务,

这三个家庭不仅准确地反映了不同的常态,更抓住了相对应的多个层面的受众:魏大勋家庭指向中年群体,袁弘、张馨艺家庭指向新婚夫妇,汪苏泷、尤长靖家庭则指向低龄粉丝受众。

除了受众群体的精准把控,节目呈现的笑点、萌点、温馨点,也是助推节目热度的原因之一。

魏大勋父子是节目的主要笑点之一。魏爸爸的与生俱来的语言天赋和综艺感,让他与魏大勋、魏妈妈互动时充满看点:刚回家时,魏爸爸与魏大勋的花式葛优躺,与沙发融为一体的“地主老财”感,那种惬意、那种享受、那种自然而然,令人忍俊不禁;而魏爸爸做错事情时尽管嘴硬,但却在行动上讨好魏妈妈,也让人嘴角疯狂上扬。

好丈夫模版的生日愿望是希望家庭地位有所提升;谈到女演员生孩子复出的问题时,袁弘自然表示,“你不工作我养你”;对于张馨艺在饭桌上提到希望给孩子断奶的问题时,袁弘则处处维护张馨艺。

另外,两位年轻单身男性的室友生活,因性格差异而形成的戏剧冲突,也是节目一大看点与笑点。

比如,汪苏泷的不顾一切地买买买,和尤长靖的努力控制开销形成对比;作为东北人的汪苏泷花式劝说尤长靖吃蚕蛹,而尤长靖用尽全力拒绝到崩溃;汪苏泷突如其来的浪漫,在天台搭帐篷赏月,尤长靖从不解变为接纳,都让综艺变得好看。

三位主持人:李诞、朱丹、傅首尔,分别是脱口秀出身、专业主持人、优秀辩手。三人各自已婚,他们的组合带来的戏剧性效果足够精彩。李诞天生拥有惹人发笑的能力,朱丹把控全场的同时感性讲述家庭生活,傅首尔妙语连珠,增加了节目的许多看点。

而这三个人针对三个家庭的评论或吐槽,仿佛“加精”的弹幕,说出观众的心声,或是为情节重新造梗。

对于汪苏泷在阳台搭帐篷的事情,李诞吐槽:“这个帐篷上面竟然还有一把伞!”

尤长靖也在第二观察室吐槽:“这个帐篷根本没有意义。在那个上面待了将近40分钟,热得要死,一边流汗一边硬撑。”

一面是室友的浪漫满帐篷,一面是努力敷衍的本人吐槽,第二观察室代替了综艺中常用的前采,在与其他人的相互碰撞中聊出了更有趣的对话。

对于造新梗,朱丹讲述的的周先生的“台阶论”,在节目中引起第二现场的一番辨论,在网络中传播度更高。

李诞吐槽朱丹在夫妻关系中的卑微之后,李诞问朱丹:“丹姐你知道你们家靠的啥不?”

《做家务的男人》与其说是三个家庭的综艺,更像是三个家庭实景拍摄+六个家庭大型访谈及吐槽现场。

第一现场演戏,第二现场看戏的模式,至今已被沿用至多个综艺,模式也被多次验证了成功。

观众可以在第一现场得到窥探欲的满足,在第二现场随着故事的录制探讨一定社会问题,产生情感共鸣,产生双倍的效果。

在剪辑上,《做家务的男人》存在故事性不强的问题。但来自第二现场的吐槽弱化了叙事的不足,并为第一现场的故事发展提供了新的叙事角度和解读方案,让故事更加丰富。第一现场的舒缓,和第二现场的密集笑点,一张一弛,形成互补。

2018年,观察类综艺忽如一夜春风来,芒果TV推出的《我家那小子》12期CSM全国网收视率均位列第一。

2019年,观察类综艺遍地开花。湖南卫视“我家系列”走向闺女、小两口维度,《妻子的浪漫旅行》《心动的信号》《恋梦空间》纷纷推出第二季,全新的观察类综艺上线。

第二现场是个好法宝,然而当法宝泛滥、失去稀缺性时,法宝的价值又被重新定义。

当前来看,《做家务的男人》的第二现场的插入是成功的。然而,观察类综艺的第二现场还能够为观众带来多少惊喜,是制作方需要考量的。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